过多过滥的微信工作群扭曲了工作和生活

2019-03-20 09:15栏目:生活
TAG: 生活

  鹤峰县纪委监委决定,从2019年开始,在全县范围开展微信、QQ工作群、政务App等清理整顿,明确各单位除领导班子群、机关群、脱贫攻坚群以外,不得另建群。对于重复群、交叉群、僵尸群,除自查清理外,该县纪委还派出督查专班监督检查,严查将工作群变为“聊天群”“留痕群”“拍马群”。

  中共中央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在各地干部群众中引起热烈反响。为基层减负千头万绪,而精简微信工作群则找准了痛点。

  按照一些基层干部的说法,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各类微信工作群的轰炸中度过,个个手机不离手,频繁翻看信息,有人为了防止漏接“领导电话”还专门准备了两个手机……微信群过多、过杂、过度,已经成为基层干部不小的负担。

  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微信群是“熟人网络”“弱联系”和“陌生人关系”三者的结合体,微信工作群则兼具人际传播和组织传播的双重功能。一个人在社会中往往扮演着多重角色,也有着不同的身份,身处不同的社群。每一个角色和身份背后都对应着一套规则和情感设定,但微信和其它即时通讯软件的出现却不断打破着人们熟悉的规则和社群边界。相应地,也会带来强烈的人际碰撞以及精神和情感方面的紊乱与焦虑。

  同时,微信群并不会自动发育出一套完整的“社群礼仪”,很多时候需要群成员小心翼翼地应对。在微信工作群中,基层干部一方面要对各种工作任务积极响应,确保“在线状态”,另一方面还需费尽心思处理好各种关系,很多时候一句无心的留言,一个解读空间过大的表情包,都可能引发意想不到的后果。

  有研究表明,一个人社交的人际宽度是150人,也就是说,一个人的精力可以处理150人左右的人际关系,再多就会感觉到焦虑,也就是“人际过载”。微信的出现,让“人际过载”和“信息过载”引发的焦虑表现得特别明显,对于深陷各种工作群当中的基层干部来说尤其如此,工作和人际关系被不知疲惫的微信群牢牢绑定,令许多人感到不堪重负。

  2016年,法国通过了一部“离线权”法案,其中规定,公司不能在员工下班后发电子邮件,员工有权利“已读不回”,以保障私人空间。在国内,许多大型跨国企业也有类似规定。假如员工无权“离线小时被工作绑架,这显然是员工无法承受之“重”。

  缓解基层疲惫,为基层减负,可先从精简微信工作群开始。而其它领域和单位也应该积极行动起来,别让过多、过滥的微信工作群扭曲了员工的工作和生活。

今日相关新闻

  • 江苏省局(公司)主要领导参加所在支部2018年度
  • 全球城市生活成本哪个最高?
  • “智能化”让生活更有科技范儿
  • 参加诗词大会、做公益、忙考研无臂学子的大学
  • 省里发文!三年内你的生活将迎来这些大变化
  • 过多过滥的微信工作群扭曲了工作和生活